活動訊息

希望腸在 作品

【佳作】最是不堪斷腸時
2017/09/04

母親和外子先後得了大腸癌。兩人手術癒後良好,為時4、5年,才相繼捨報。期間家人花費的金錢、時間與精力,真是罄竹難書,不足為外人道!只有親自經歷,才知照顧這類病人,真是世上最不堪的苦痛!但只因他們是自己的親人,責無旁貸的必需肩負起責任,既做了過河卒子,不得不硬著頭皮邁步向前。

母親和兄嫂同住,造口的護理工作全由嫂子一肩承擔,見她心靈手巧,兩三下就搞定,以為這種事輕而易舉,沒什麼大不了的,直至母親有次入院,姊妹仨至醫院探視,嫂子不巧有事要辦,囑咐我們姊妹好生看著,替母親處理一下造口,我們姊妹仨滿口答應了!她方離開,我們姊妹仨就七手八腳的忙碌起來。但畢竟技巧不純熟,有些步驟忽略或忘掉了,便影響了造口密合度,另方面眼見著屎糞不斷從縫隙中湧出,忍不住胃裡一陣翻攪,趕緊摀住口鼻,逃出病房,向護士求助!護士暫時以層層紗布、衛生紙裹住,再以膠帶黏住,對我們說,這是技術層面問題,還得請造口師前來指導,或去電叫嫂子趕緊回來!權宜一下,只得學秦檜以十二道金牌緊急調回嫂子。在等她回來這段時間,真的如坐針氈,度日如年。看來我們姊妹三個臭皮匠,也遠遠抵不上一個諸葛亮。

再說外子這邊,因有請外傭照顧,不勞自己費心,省卻多少麻煩!但外傭三年一刻,得準備回鄉,遇逢青黃不接,或新來外傭待不住時,自己就慘了!造口彷彿是顆不定時炸彈,三天兩頭的爆開,炸的我血肉模糊、哀鳴不已!得帶他勤跑醫院,請造口師臨床指導,或花錢請他護理算了。但長此以恆,也不是辦法!只得趁造口師在護理時,在一旁勤作筆記,認真的學習。回家後,也不知自己仍舊沒抓到訣竅,還是這種病本就很難纏,造口仍舊經常爆開,只是延長了時日罷了!每次爆開,床褥;衣褲總是一片的汙穢、狼藉,搞得我心煩意亂,彷彿墮入了屎尿把獻般,受苦受難!常是漓著滿腹淚水,邊處理滿屋狼藉,邊對病人狂吼、叫囂,感覺自己就像頭發瘋了的猛獸,無助而滿曠野的狂奔亂竄、嚎叫哀鳴!但天地之大,有誰聽的到我內心的吶喊與無助的悲鳴,回頭只見病人一臉的驚恐、蜷縮,顫慄與泣涕,抱著他忍不住痛哭失聲!他輕拍我的背,也忍不住老淚縱橫了,怪自己脫累了我,捶胸頓足的怨老天,為什麼讓他得了這種病,並詛咒自己趕快走,免得貽害了家人,為了穩住他的情緒,影響了他的病情,決心改變自己態度,以十足的耐力與愛心來對待他,終於看到他綻開一絲久已不見的笑靨,現在兩人是站在同一陣線,面對病魔的挑戰,「卿需憐我,我憐卿阿」!有一天,他語重心長的對我說,得了絕症,我們在一起的日子,還能有多長啊!這輩子我對不起你了!彷彿言猶在耳,怎麼才幾年光景,他就倉促的走了。想起宋蘇軾為悼念亡妻的江域子:「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、自難忘,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,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鬚如霜。」忍不住的淚眼婆娑了!回首前塵往事,真是不勝唏噓,留下的只是對他不盡的懷思與愧疚,為什麼在他病重無助時,我還要如此殘酷無情的對待他呢?在毫無外援的情況下,我真的是身心俱疲,差點得了憂鬱症,還好在接近崩潰邊緣,女兒拉了我一把,叫我申請喘息服務,否則我不知是否會先他而去。在天之靈,願他能體諒我的難處,脫離了人間的苦難,從此過著喜樂無憂的歲月。

外子在大腸癌近五年後,才歸道山。期間雖有外勞斷斷續續從旁協助,但身為另一半的我,也無法置身事外,其中的苦,有的如人飲水,點滴在心頭,成了人生中一段不堪回首的夢魘記憶。奉勸大家要好好保養身體,少吃紅肉、燒烤、煙燻食物,以免貽害健康又拖累了家人!

此外,求助別人並不丟臉,偶爾請請市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,讓自己喘口氣,出去逛逛街、喝喝咖啡,紓解下緊繃的心緒,是必需的,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,轉換一下情境,看看花開花謝,坐看雲起雲落,你會感悟到這一切終將成為過去,維持心緒的穩定,不管對照顧者或病人雙方健康,都有極大的禪益,這點方為重要,不可小覷。

病從口入,請大家培養良好的飲食生活習慣,定期做糞便潛血檢查,早發現病灶早做治療,才不至淪為「斷腸人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