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動訊息

希望腸在 作品

【佳作】「腸」客
2017/09/04

    有著那麼一群人,是他們教會我如何看淡生命的無常。

    我是一名極為普通的行政人員,在我辦理住院出院的業務時,卻和臨床人員相似,也得面對形形色色的病人。然而,每個人到此的目的不同,有些人只是尋求心安與慰藉,有些人則是祈求一個健康的身體,理由不同,但結果無非就是生與死,如此而已。卻有著一群人與大家不同,我稱呼他們為腸客,因為他們總得像個常客般定期的回來化療,而這群人裏又以大腸直腸癌為大宗,因此我私下習慣如此稱呼他們。 

    也因為他們這樣定時回來住院的習性,他們許多人跟我幾乎都像朋友一般的熟悉,我甚至記得他們每個人的習性,例如誰怕吵喜歡單人,而誰又怕孤單堅持不要單人的床,又或者是誰喜歡靠窗看看風景,誰又喜歡靠近護理站細細聽著許多日常。

    而他們竟也相當熟悉我的業務流程,甚至是許多時候的無奈。記得有一次恰好是年假後的第一天,醫院住院的人實在太多,呈現了一張床都沒有的窘況。而一個很好的大姐,縱使她的腸癌已經轉移到肺部,人相當虛弱,但她還是非常理解的跟我說:「我知道現在滿床了,我是了解狀況的,沒關係我還能等。」在等待的過程裏我看見大姐就那樣靜靜地看著人來人往的病人,彷彿也在思考什麼一樣的看著遠方,然後過了兩個小時我趕緊替大姐辦住院時,她急忙跟一個化療完出院的病人說:「辛苦了!」接著趕緊請我慢慢辦理就好,不用有壓力。

    卻也沒想到那次住院,竟是最後一次看到大姐,記得那時候大姐先生來辦出院時淚流滿面的樣子,然後對我們說:「她真的是個好棒好棒的人,卻為什麼這麼年輕就走了。」我趕緊遞上衛生紙,然後鼓起勇氣說:「我永遠記得,大姐後面幾次狀況越來越不好時說的話,每次活著出院都好苦,但一想到愛我的家人卻又不那麼苦了。像她這樣好的一個人,一定是最不捨得你們難過的。」我不知道後來大姐的先生是否能因此好受,但我總覺得這像是大姐在無形中教會我的柔軟。

    在大姐離開後的兩個月,另一位和大姐很好的病友結束化療準備出院了。記得那天的她捧著一束好美的花來辦出院,像她後來的笑一樣美好。總記得一開始的她時常愁眉苦臉的,對於自己得到腸癌的不幸始終耿耿於懷,但大姐總是笑笑地開導她,告訴她事情遇到就是遇到了,不如就把它當作生命的一段歷練,於是她也慢慢開始笑了,每次住院都會像老朋友一樣的向我們問好,告訴我們她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的人在乎她、支持她。

    辦完出院後,她特地在大姐常坐的位置坐下,然後笑著笑著就哭了,因為一路見證她們病情的掙扎與後來情誼,我是真的明白那刻又喜又悲的情緒。後來她向我們道了聲不見,卻又說有緣在外頭見了,然後便往陽光燦爛的外頭走去,於是我更加相信了那是種隱喻,她因為這份常客的緣分,將能更勇敢的過著剩下的人生──在住院出院的過程裏,或許悲喜交加,或許總在生與死間流離,但我會永遠記得這些故事,以及關於這群腸客在面對逆境時,是如何看淡那樣的無常。